Tags

投資,贏錢不難,笑著贏到最後瞓入棺材才是最難。如果你的本金是100萬,你2013年贏50%,變成150萬;到2014年輸番50%,就只得75萬!

要贏到最後,最好就是明白其他人點解輸番轉頭,加以警覺!這比推介任何一隻2014年必勝股更實際!因為這是可以終身受用到 2046。

必勝

投資大師衰甚麼?

撰文: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
欄名:經濟與投資

今天是老番年廿七,該做個年終總結,今天的總結是:投資大師衰甚麼?

投資大師的成功秘笈不易得,亦不易學;但投資大師的失敗經歷,就比較易得,因為傳媒與歷史有報道。不用輸投資大師所輸的錢,已可慳很多。

⑴格雷厄姆:

有華爾街教父之稱,你不認識他,是因為你太後生。1929年的美國大股災,並沒有毀到他,而是他在1931年時抄底,而以破產收場,歷史謂這在當時引起很大的震動。馬龍白蘭度演的教父是遭暗殺,格雷厄姆則是被「明」殺,兩者死因同一,都是過於自信,致防範不足,而死於自己認為最不會死的情況下。

⑵美國經濟學家費雪:

曾準確預期1929年的經濟爆破與股災,但經濟學家的訓練,讓他認為股災只是汰弱留優,揸優質企業,一定無死,一心以為執到平貨,但如幾天之內,就損失1929年幣值的幾百萬元。投資資產幾等於零時,有幾多人還能再有信心繼續死揸等黎明?風雨之後確有陽光,只不過風雨期過長,自己的投資生命期卻沒有那麼長。

⑶索羅斯:

人人都知索羅斯的1992年狙擊英鎊成功之役,但就忽略了,「長勝」將軍也有戰敗時。1987年他認為日本股市有泡沫,而大手沽空,日股果跌,但不是在1987年,而是在1989年。行船爭解纜,月餅你可賣先,但早沽兩年股票,不計臨尾的升要蝕價,光是財務費用也不菲。1999年索羅斯亦不看好科技股,而拒絕投資,但在2000年就轉軚買,結果是摸頂買。

索羅斯在1998年聯同逾250名淡鱷強攻港股滙,亦因港府入市而敗陣下來。

教訓是:無先知,無早知。

⑷牛頓:

牛頓除了是科學家外,亦是名炒家。當1720年牛頓任造幣廠廠長時,英國的南海公司股票大漲,他投資了7,000英鎊,僅兩個月就賺倍,是他做造幣廠年薪的5倍。當年7月南海公司股票續漲,漲至1,000鎊一股,較發行價漲8倍,牛頓更加大買入,到12月,南海公司股價跌淨得1/8,牛頓損失了當時幣值的二萬鎊,是他做十年廠長的薪金。牛津曾歎,估天體運動易過炒股。這是必然的,天體運動是物理加天文,個天好少呃你,股市是人心變幻地,呃你就呃你,連:「我點會呃你」一句,也是呃人的。

⑸香港股神曹仁超:

以下是據他自己講的。

1972年香港股災前1200點看空,差點被公司解僱。1973年恒指升至1773點後大跌,到1974年跌至400點,老曹躲過大熊,信心百倍,1974年7月港股跌至290點後認為可以撈底,拿全部積蓄50萬元抄底和記洋行。該股是藍籌,1973年股災前曾升至43元,跌至5.8元時,老曹全倉買入。再5個月,港股跌到150點,和記洋行跌到1.1元,老曹最後斬倉,虧損80%以上。

至於我自己輸美國債券輸到幾近破產就不用提,因為我不是投資大家。

不要輕易抄底

以上五位投資大家輸在甚麼?三個輸在抄底。牛頓是輸在追頂,牛頓雖是大科學家,買南海股票就是散戶到唔散戶。咁蠢的投資行為,大家一定不會犯,而索羅斯是輸在睇錯市,但過早抄底,原來是好易犯錯,更會輸身家,怎避劫?

如果我們謙卑到相信「一山還有一山高,強中更有強中手」時,就應該謹慎地考慮到:一浪還有一浪低,低處還有更低處,直到有關的股票公司破產時,我們就應要警惕:摸底可以有損荷包。

我們曾聽過條橋冧咗,條路斷咗,是因為有五十年一遇的洪水。對於這類解釋,我一般是講他們講大話,不負責任,混凝土建築一般可企60年,怎不去計入五十年一遇的洪水。

如果洪水是61年一遇,就無法,因為橋、路,都只預咗企60年而已(除非不斷維修)。但對投資者言,在50歲時遇到51年一遇的股災就死得,因為51歲破產時,可能下半世便要揸兜,因未必有力東山再起。

今時大家都認為有些股夠平,可以撈底,筆者只好找來三位投資大家抄底的慘痛經歷,讓大家參考。不追頂又不抄底,點炒?

中國人有句:寧買當頭起,莫買當頭跌,講的就是不要輕易抄底。至於何謂「當頭起」?認真考起,筆者只能講,是:劫後昇平,要劫「盡去」,才可昇平,何謂劫「盡去」?周一續。

(http://www.hket.com/eti/article/a2d94598-9605-4715-8a01-858eb5f4c8b8-902851?section=003)

Please come and like my Facebook Page if you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: 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jailbreakplato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