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s

對不起,今天繼續偷懶!=P 蔡san這篇 part 2 都好值得讀。下面括弧裡紅字是小弟的意見。

我的分析員生涯結束近20年,記憶開始模糊,不過有兩件事應該永遠不會忘記。
第一件事關乎「財經演員」。當上分析員,寫了幾個報告,行內開始有些人認識我。有一日接到電話,是加拿大最大報紙財經版記者,問關於我負責分析的股票近況,我小心翼翼地回答,畢竟第一次接受記者訪問。第二日我的名字出現在報紙上,心中興奮至極,留下一份放工後給家人看。人生第一次見報,不是作奸犯科被捕,而是神氣地以專家身份點評股票,對得住江東父老。
還未興奮完,老狐狸叫我去他辦公室,他的面色比平時嚴肅,我見到他枱面有一份報紙。開始時他故作冷靜,之後越講越嬲,我低下頭認衰,一句不駁嘴,老狐狸鬧完之後,我不作一聲離去,回到自己房間,把報紙丟入垃圾桶。

向報紙放料 老狐狸大罵

老狐狸的教訓是,證券行的生計依靠佣金,客戶全是機構投資者,這些客戶欣賞證券行的分析和建議,把部份日常運作產生的佣金,分配給證券行,即是說,證券行的米飯班主是機構投資者。分析員有真知灼見,傳遞訊息途徑是,首先通知負責銷售的同事,這些人的工作是照顧客戶需要;有些銷售部同事懶,鼓勵分析員直接聯絡客戶。
在沒有互聯網的年代,聯絡客戶的渠道主要是撰寫報告,有突發意見須表達,當然不會等印刷和郵寄,立刻打電話給客戶,總之有好東西,一定留給客戶。而跟客戶聯絡的方法不可能是經過報紙。機構投資者習慣了證券行無微不至的照顧,有料要求獨家,在報紙看到的料一定是流料。
老狐狸破口大罵,就是要說明這邏輯,分析員有好料,第一時間告知銷售部同事,或直接通知客戶,不可能經過報紙告知全世界。即是說,分析員在報紙放出的料,理論上一定是流料,放流料無意義,做無意義的事是戇居。(雖然現今通訊發達,我相信某程度上仍是真實。盲目跟大行報告買股的人請自悟!) 自此之後,接到記者電話,我假裝搭錯線。
回香港後,離開分析員行列,仍然從事財經工作,留意財經事物。我的「每事問」精神發作,打開報紙,扭開電視機,不停見到所謂財經專家在評論股市,口中念念有詞,有些甚至即時給予投資者意見,他們的演說還算流利,但內容空洞至似念台詞。我好想問,這些所謂專家日日見報出鏡,怎可能對天下財經事都有紮實的見解?我身邊的人不覺得這是一回事,因為大家習慣了。

為專家定位 創財演一詞

香港人習慣打開報紙和扭開電視機,會見到這些專家的口在動,發出聲音。我越聽越覺得這些人廢話連篇,開始感到不舒服,但時間耐了,也被迫習慣,惟有假裝這些聲音是必要的噪音。後來我發現這些專家無處不在的原因,是他們受歡迎,很多投資者依賴他們的投資意見。
我開始寫作生涯,是拜這些噪音所賜。當年我覺得這是大問題,但其他人不覺得這是問題,我谷住道氣,越谷越不舒服,後來終於找到釋放這道氣的方法,是根據我的分析員經驗,以我懂得的一套邏輯分析這不合理的現象。(哈哈!我都係呀!不過你走分析路線,我走吹水路線!)我第一次以中文寫作,文章標題是《財經演員》。
我想通了,這些專家是演員,他們在演戲,有些觀眾投入劇中,相信演員的台詞,有些觀眾當一齣戲看待,各適其適。想通之後,個心舒服很多,一口氣以「財經演員」為題,寫了一系列分析性文章。這是10年前的事,10年了,財經演員現象沒減退,不少財經演員越演越受歡迎。演員和觀眾,一個願打,一個願捱,各取所需,我不再谷氣。我為財經界作出的貢獻,是為財經演員的角色定性。

第二件事是關於殯儀館。北美地大物博,不少行業,例如廢物處理、報館、校巴、錄影帶租賃等,出現參與者眾多、規模偏小、營運效率低的情況,於是行業內一些較有實力的公司四出併購,這些公司增長速度驚人。高增長率有助盈利增加,盈利帶來高市盈率,於是公司趁高市盈率頻頻集資,籌集得來的資金作併購之用,過程循環不息,這些公司稱為 Consolidator。它們一面收購,一面整合生產力,減低成本,表面看來是一個有效的經營模式。
我特別留意殯儀館這門生意,當時加拿大殯儀館最大 Consolidator是魯雲集團( Loewen Group),是股市愛股,它在多倫多收購了多間殯儀館,引起行業不滿聲音。我親身拜訪殯儀館負責人,了解 Consolidator對殯儀館的影響,發現魯雲旗下的殯儀館,服務質素普遍偏低,原因是殯儀館原擁有者把生意出售後,工作態度變得散漫。有原擁有者告訴我,魯雲急於進行併購,不跟他們討價還價,通常買貴貨。

變殯儀專家 惹誹謗疑雲

幾年前美國當紅電視劇《六呎風雲》( Six Feet Under),故事主線就是環繞一間家族擁有的殯儀館,兄弟如何齊心拒絕出售祖業予 Consolidator。其中一集講述防腐師傅跳槽過檔 Consolidator,親眼目睹中央防腐處理後,急急回巢。 Consolidator減低成本的絕招是中央處理,但這絕招不是在每個行業行得通。
殯儀館是一門講求貼身服務的生意,認人不認品牌,消費者優先考慮服務質素,價錢是其次。因此,殯儀館這盤生意不是用數字來衡量,更不容易產生一加一等於三的協同效應。有一段時間,我在加拿大殯儀館業有點名氣,專門講解 Consolidator的種種不是,以鼓勵獨立殯儀館團結對抗 Consolidator,獨立家族式經營的殯儀館視我為專家。
經過一輪分析,我認為 Consolidator的併購模式,在殯儀業行不通,寫了一份建議沽售魯雲的詳盡報告。封面是 Joni Mitchell唱的《 Circle Game》的歌詞——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in the circle game。
報告出版後,我接到電話,是魯雲集團主席魯雲先生,他在電話中破口大罵,聲言不會放過我。不久我收到一封由魯雲律師發出的信,聲言會控告我誹謗。
我立即跑去找老狐狸,心想呢次死得。老狐狸一路看信,一路露出煙屎牙在笑,看完後大聲對我說:「你發達喇!」他解釋歷史上未有上市公司成功起訴分析員,而且起訴消息一傳出,我將成為全加拿大最出名的分析員。

叫沽魯雲 九年後始破產

最終,魯雲沒有控告我,我沒有成為加拿大最出名的分析員,但我對魯雲的看法,以另一種方式在投資界建立名氣。報告出版後,魯雲股價沒受報告影響而下跌,反而不停上升。我重溫基本因素,發覺情況沒變,堅持沽售建議。魯雲股價一直升,成為加拿大股市寵兒,有幾年成為全年升幅最高股票,我成為笑柄。之後每次見到客戶提起魯雲,我不是掉頭走,便是厚着面皮說:「沽售建議是正確,我可能只是早了一點。」我不是錯,是早。
後來我返回香港工作,魯雲這噩夢告一段落。2000年,當時擁有千多間殯儀館的魯雲宣佈破產,轟動北美財經界,成為加拿大有史以來最大破產案之一。我看淡魯雲的前景,足足早了九年,若果投資者聽從我的意見,沽空股票,肯定比魯雲更早宣佈破產。(講到尾,睇啱方向重要,睇啱時間更重要!末日博士與超級大好友都總有一天是對的,問題是他們輸死之前還是之後?)
(四之二)

(http://hk.apple.nextmedia.com/financeestate/art/20120605/16398379)

Advertisements